未持有《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》的任

发布时间:2018-09-22 06:53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来源:未知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

  原标题:直播平台出海求生:蓝海还是荒漠? 在巨头夹击和监管趋严下,部分直播平台出海,但面临主播匮

  在巨头夹击和监管趋严下,部分直播平台出海,但面临主播匮乏、盈利难题;机构数据显示去年直播公司减少近百家

  仅一个半月时间,2018年直播行业的第一个风口就停了。春节前夕,广电总局发出加强网络直播答题节目管理的通知,通知中指出,开展网络直播答题节目的平台必须具有法定网络视听节目直播资质。未持有《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》的任何机构和个人,一律不得开办网络直播答题节目。很快,冲顶大会、百万英雄、芝士超人等多家直播平台停止了答题游戏。

  “现在直播行业越来越不好做了,国家对直播的内容和方式监管日趋严格。”近日,多位直播业内人士在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。

  “在秀场模式逐渐被网友厌烦时,答题模式无疑是平台吸量的最佳模式。但现在显然需要更换一种新方法了。”一位行业观察者说,监管机制的日趋严格,让多家大小规模不一的平台开始选择海外市场。

  但海外市场并非处处充满着商业机会和发展空间。有的出海较早的平台已经遭遇困局,招人方面焦头烂额,用户付费能力又低于国内;不过也有公司找到了盈利模式,做起主播经纪公司的生意,解决入局者的痛点。

  “为了生存,不得不做出这个抉择。”吴浩决定将直播平台出海的背后,是一年时间直播公司少了近百家的现实。

  2月7日,吴浩(化名)和团队成员经过紧张的讨论后,最终决定:将直播平台迁往泰国。

  “为了生存,不得不做出这个抉择。”吴浩在朋友圈中表示,“再在国内市场呆下去只有死路一条,出海或许还有一丝生机”。

  两年前,国内直播行业风头正火时,吴浩率领团队推出过一款直播平台。尽管创立初期就获得年利润破百万的业绩,但他很快发现,越来越多的直播平台涌现在市面上,同质化的模式,让公司的发展举步维艰起来。

  “当时直播内容大多是以秀场为主,这就涉及抢夺主播资源。”吴浩印象深刻,为了让不少直播公会和个人落户自己的平台,他不惜打出“价格战”,一方面承诺直播公会给平台首页核心位置,另一方面也将抽成从最初的50%减少到30%,甚至更低。

  但让他想不到的是,YY、映客等大平台对行业的垄断,让主播资源和用户不断流失。不少此前驻扎在他平台的经纪团队和个人主播表示,更希望在知名度和影响力更大的平台发展。“那段时间几乎每隔几天就有主播流失,最严重的时候一周内走了30多个主播。”

  与两年前的年利润超百万相比,吴浩的平台如今已没有当时的光鲜,目前的利润缩水到四五十万元。

  “直播行业早已开始洗牌。”吴浩表示,“小的直播平台,如果没有内容壁垒、无法构建好内容生态,根本拼不过大平台,随时可能被淘汰出局。”

  艾媒咨询《2017-2018中国在线直播行业研究报告》显示,2017年中国在线.6%的增长率,2017年直播行业用户规模增速明显放缓,增长率为28.4%。预计到2019年增速将进一步放缓到10.2%。

  中国演出娱乐行业协会网络表演(直播)分会联合“中娱智库”发布的《2017中国网络表演(直播)发展报告》显示,2017年我国网络表演(直播)市场整体营收规模达到304.5亿元,比2016年的218.5亿元增长39%。截至2017年末,全国共有200多家公司开展或从事网络表演(直播)业务,较2016年减少近百家。

  “近1/3的直播平台倒闭,正体现了行业如今被巨头垄断,普通平台难以延续。”行业观察者姜川向记者分析称。最典型的是去年初曾经估值5亿的光圈直播倒闭。

  行业监管趋严成为不少小平台倒闭的原因之一。2017年5月,中国文化部针对网络表演市场内容违规行为多发的问题,严管严查网络表演经营单位,关停10家网络表演平台,行政处罚48家网络表演经营单位,关闭直播间30235间,整改直播间3382间,处理表演者31371人次,解约表演者547人。

  “国内不少小平台,为了能迅速赚钱,不但在直播时打情色擦边球,甚至平台主播还会单独为充值会员进行色情演出。”姜川解释称,“这些行为对整个直播生态圈造成极大影响,确实该被清理。”

  巨头的垄断、监管力度的加大,让中小直播平台在国内发展变得困难。越来越多的直播平台开始将出海视为未来发展的重心。

  目前的平台出海主要集中在东南亚和中东地区。有分析人士认为,现在是直播出海的绝佳时间。

  在吴浩计划将平台迁往海外的同。

相关文章
[关闭窗口]